image.jpeg

(照片是我們第一天到Eddie在克羅埃西亞Jezera的家時,從二樓陽台拍的照片。)

趁著胖胖洗完澡要去海邊露天酒吧的空檔,加上下午一杯咖啡而嚴重失眠的現在,記錄一下這次旅行的訂票經驗和機場巡禮,還有法國機場check-in時被質疑R.O.「China」護照竟然沒有事先申請簽證的窘況。

我們一決定今年要跟胖胖的大姐(a.k.a.大姐頭)一起去克羅埃西亞度假,就開始頻繁地上各個機票比價網搜尋便宜的票價,我們的原則只有不搭中國籍的任何航空,雖然他們的票價實在很誘人。每次出國都盡量把時間拉長,畢竟機票錢都花了,當然要用比較長的天數攤平成本,但也因為天數相對長,我們就不排斥轉機,選擇以時間換金錢。

image.jpeg

不得不說若撇開政局動盪的問題,土耳其航空是從台灣飛歐洲線的好朋友,我們比了好多次價都中意土航,認真挑一下班次,長時間在伊斯坦堡轉機還享有免費的過境旅館或市區觀光;前年從台灣飛荷蘭選搭阿聯酋航空,阿聯酋的飛機很新、服務很棒、空少很帥,胖胖在飛機上三不五時都說,要不是我在他身旁,他就要出櫃了阿聯酋是我們兩個目前最愛的航空公司,但票價貴鬆鬆,狠不下心給他刷下去啊。

不知道有沒有那麼一天會到中東旅遊,至少先去中東機場看石油大亨過過乾癮,秉持著這般孺慕之情我們最後刷的是卡達航空Qatar Airways的航班,由航空界奧斯卡獎的Skytrax評定為五星級航空之一,獲得今年度全球最佳航空公司獎第二名的殊榮,第一名是阿聯酋。我們選搭的航班分別在香港赤臘角和卡達哈瑪德轉機,台灣飛香港段由國泰/港龍負責營運,也因此,雖然我們早早完成了卡達的網路線上登機,還是得到現場排隊check-in台灣香港段的航班。

去程在香港的轉機時間只有一小時左右,在桃機check-in時,港龍的地勤人員怕萬一班機誤點沒趕上飛卡達的航班會很麻煩,很貼心地幫我們往前調到一個國泰的航班,(駕駛那架班機的機長技術感覺不太好......)多賺了一小時在赤臘角機場閒晃的時間。

image.jpeg

香港機場就那樣(?),比較讓人興奮的就只有不用入關也能逛的迪士尼專賣店,看到米奇、米妮和其它卡通人物都換上了中國風的服飾,一種奇妙的衝突美。專賣店很多地方有,但值得一提的是香港迪士尼商店的價錢比起法國的和日本的都低

如果說桃園機場是麻雀,哈瑪德機場可能就是鴕鳥之類的生物,對比之下非常巨大,然而免稅店並不好逛,商店雖多,但產品的重複率很高,都以高單價品牌為主,東西不見得比關內便宜。

哈瑪德機場當初是填海造陸來的,在短短九年的時間建成,今年被評選為全球五星級機場的第一名。它以價值六百多萬美元的燈罩熊為中心,(據說是巨大化的泰迪熊?胖胖一直覺得它的質感和長相很噁心......)呈放射狀延伸出六七條長又長的登機門通道,通道除了電動走道以外,有些還有電車行駛,載送旅客往返登機門。處處可見大型的裝置藝術,其實是各種小孩的遊樂設施,在各個裝飾品旁常見一桌的蘋果電腦供旅客上網。

image.jpeg

雖然是三訪巴黎,但之前都是從英國搭歐洲之星走海底隧道,這是我們第一次走空路進法國,可能是哈瑪德機場實在太令人驚艷,而讓戴高樂機場顯得沒新意,都沒在機場拍什麼照片。到了戴高樂後如果沒要逛免稅店,建議直奔海關,不然要排好長好長的隊伍,想想法國人浪漫的辦事效率......(默)

在排隊時有點擔心海關會要求提出該趟旅程相關資料,像是回程機票、住宿地點和財力證明,出門太匆忙的我們什麼都沒準備,好在海關人員只是拿護照過去蓋個章就放行了,草率的程度讓我們不禁懷疑會不會有非申根免簽國家的護照打混入關的。入關後拿到托運行李,我們就搭著RER到Chatelet轉地鐵去大姐頭家了。(法國海關人員跟台灣的一樣不太檢查行李,但還是不要抱持著苟且的心態闖關啦,畢竟一被抓到可是罰很重的。)

image.jpeg

台灣沒有直飛克羅埃西亞的航班,幾乎都得轉兩次機,我們四五月才開始找機票,那時台灣往克羅埃西亞的票價約在三萬五上下。我們中停法國再飛克羅埃西亞的方式雖然沒有比較便宜,但在巴黎可以代買一些東西補貼機票錢,然後把之前沒走的景點看完,不失為一個好選擇,尤其我們幾乎不用花住宿費,兩個人的衣物又只填了半個二十七吋行李箱不到覺得驕傲要特地加粗字體一下)。

我們飛往克羅埃西亞前在巴黎奔波了三四天,天天日行破萬步,都快把足弓給走平了,代買不如想像中的是件爽差事,尤其遇上法國人都在度假的八月,但可以踏進在台灣不會去的各種精品店開眼界,對我們兩個俗蛋來說也是蠻有趣的。我們的採買有些因著法國人的假期而撲空,還是要讚賞一下他們享受生活、重視休假、懂得放鬆的精神,反觀呀......


旅程前後我們各在巴黎待了三四天,除了去聖母院的塔樓和地下墓穴外,就是幫人代購。中間我們和大姐頭借了登機箱,與大姐頭的法克(?)混血男友Eddie四個人一起去度假。我們選乘德國漢莎航空的班機,在法蘭克福機場轉機,票價內含機上飲料和一份簡單的三明治,托運行李需要另外加購。

出發前一晚用網路線上登機劃好了位,印出登機證後以為大姐頭隔天會連他們留在印表機上的文件一併帶上,不料遺留在印表機上的是他們印錯的版本,正式的登機證早收進隨身包裡了,我們因為犯蠢就得在戴高樂再排一次登機櫃檯。


在法國,跟商店店員或餐廳服務人員打招呼是種禮貌,我們十分客氣地跟漢莎的地勤人員說了聲Bonjour,並遞出我們的護照。只見地勤反覆翻著我們兩人的護照,然後問我們克羅埃西亞發的簽證在哪,胖胖當下很緊張,忘了持台灣護照已不需簽證即可進入歐盟進行短期停留,還以為會不會是大姐頭忘記提醒我們要辦簽證......

"Schengen visa?"

"Yes. You don't have one."

"I thought we were allowed to enter the Schengen area visa-free."

"Nah, you are from China and...(blablablah)" 地勤人員指著我們護照封面上的「China」。

"Nope! We are from Taiwan. TAIWANESE."

"But on your passport it says 'China'." 地勤再秀了一次我們兩本護照的封面。

"China is P.R.C. not R.O.C." 我試圖解釋兩國在(不管認不認同的)國名上的差異。

"Huh?"

"HERE! TAIWAN." 身體前傾指著護照下方的「Taiwan」。

image.jpeg

(我們去凱旋門旁的CELINE專賣店代購包包,退稅時也因為護照封面的China遇到些問題,)可能因為不是第一次遇到對於護照上國名的混淆,所以顯得有點不耐煩。和我們應對的地勤人員撇過頭去跟其他地勤用法文討論得激烈,我們只聽得懂關鍵字Chine和Taiwan,猜想是在講這護照到底是哪個國家的。等了好一會兒,地勤人員終於把頭撇了回來,對我們說了聲OK,然後就把登機證和護照給我們了。

image.jpeg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每造訪一個國家就是會吃一下當地的速食店,我們在法蘭克福機場點了份麥當勞套餐,胖胖基於好奇將飲料換成Vio blue,其實就是好貴好貴的瓶裝水。

image.jpeg

我們從克羅埃西亞的斯普利特機場入關,一個蠻陽春的機場,規模不大。由於我們在克國的一切都由Eddie安排,所以當海關人員問起我們要去哪的時候,我們只好回不知道,那個場景真是怪囧的......

我們住在離斯普利特(以時速一百六來說)約四十分鐘車程的小鎮Jezera(發音類似「椰賊啦」),傳統房屋由大石頭堆砌起來的白色牆面搭上磚紅瓦片的屋頂,和海和天交織成一幅美麗的畫,幾乎家家戶戶的庭院都有種葡萄、橄欖和石榴,還有在台灣貴俗俗的無花果,不必刻意追求就是有機的果樹可以隨摘隨吃。

image.jpeg

一時間有太多太多想寫了,這裡的美好不是三言兩語或照片交代的完的。走過十幾個國家共四十幾個城市,要說這裡是一生必訪的地方有點太浮誇,但絕對值得你將幾十天的假期浪費在這裡,盡情享受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翻 的頭像

拉拉貓與他的好朋友

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