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uong Heng Bus陸路入境柬埔寨金邊,車程約七個小時,入關由司機協助辦理,兩人車資共二十美元,簽證費USD$30/人。我們選擇搭乘七人座的休旅車,早上六點半從范五老出發,沿途我們面前的電視都播放著柬埔寨當地的伴唱帶,很有台灣五六零年代的味道......

image.jpeg

2015.08.09 鐵屁屁養成計畫

基本上,在車上就是睡睡醒醒,不敢喝太多水,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休息站。建議出發前先吃顆暈車藥會比較舒服,可以的話也帶些零食在身上,路途漫長,休息站的食物又貴又難吃,進了柬埔寨後的路況並不好,常常遇到顛簸的紅土路和水窪地。

image.jpeg

越、柬兩國以莫克拜Moc Bai與巴域Bavet為界,柬國政府將巴域規劃成賭城,金邊Phnom Penh方圓兩百公里內只准有一家賭場,其餘受限必須設在兩百公里外的地方,受國土限制則以邊界為準,因此很多都在此落腳。不少台商在這附近設廠,形成一個輕工業區,還看得到國泰世華銀行的身影。在柬埔寨只要出了金邊、暹粒Siem Reap兩個觀光大城,幾乎可說是民不聊生,生活水準低落,經濟狀況貧苦,除了賭場、工廠和銀行,巴域這裡幾乎什麼也沒有,外派的台幹應該都很耐得住寂寞和無聊,平房老舊破爛,環境髒亂不堪,公路兩旁的泥地坑坑疤疤的,積水成窪,骨瘦如柴的牛隻在草叢中跺步,跟十年前的景象差不多,不同的是車內的冷氣會涼了。

image.jpeg

image.jpeg

image.jpeg

車上除了我們兩個外國遊客,其他都是越南人,他們幾乎沒帶行李,過海關十分熟練,感覺很常往返兩國之間。司機的英文不算好,深怕比手畫腳間會錯了意,出關前我們把護照和簽證費一併交給他,有種生死有命的豁達,然後就下車盲目地跟著其他越南人走,大型行李都留在車上。越南出關還算順利,其實就是人過檢查門,隨身行李過X光機,相較之下,柬埔寨入關可就有得你受的了......

台灣護照入境柬埔寨可使用旅遊落地簽,期限三十天,可延長一次一個月。入關前,要填寫一張入境卡,司機帶著我們填寫並核對以確保資料無誤;入關時要交出護照、入境卡和一張兩吋證件照,移民官會要求掃描十指的指紋,我遇到的移民官態度傲慢又冷漠,用筆敲桌示意我把手指放在掃描的機器上,翻閱著我的護照,不時發出「嗯哼?」這類語調上揚的質疑聲,不然就是突然身體前傾做鬼臉嚇我,可能看我不太理他,他便自討沒趣地把護照丟還給我。入境櫃檯旁有標語寫著「Nothing to pay here.」,應該是不太需要擔心被索賄的問題,然而,過了入境o櫃檯後要再走一次安檢門,那裡的海關人員A用著異常標準但生硬的中文對我們說「一塊美金」,我們兩個互望了一下裝作沒聽懂,A又重複了一次「一塊美金」,一旁的海關人員B注意到後趕緊向我們致歉,讓我們速速通過,眼角餘光瞄到A瞪著B的眼神騰騰殺氣。

後來聽人說,這些公務員在柬國的薪水很低,他們的國土規劃和建設部甚至把公務員和中低收入戶一併納入協助修建廉價房的對象。在人均所得一千一百美元左右的柬埔寨,大城內嘟嘟車司機的月淨收入約三百美元,公務員的年薪只有六百到八百美元,但仍有很多人一窩蜂地想擠進公職,一食貪污收賄的大餅。

image.jpeg

從巴域到金邊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路,路上不時可以見到荷槍實彈的...... 不知道軍人還是警察。通常窮困的程度與治安的好壞相關,胖胖突然擔心起自己的安危,怕在相對落後的柬埔寨會發生什麼意外被流彈波及;翻翻看到這樣的場景倒是覺得挺新奇的,如果沒有地導帶路,我們都只在大都市活動,最怕各種招式的偷拐搶騙。

image.jpeg

車上的越南人陸陸續續下車了,我們沒有網路,只能毫無頭緒地坐到最末站,好在金邊到處都是嘟嘟車等著載客,找了一輛就請他載我們到旅館了。一般旅館會有表單讓旅客知道走訪景點的大概車資,不然都建議要談價,反正司機只要不賺就不會接,然而,我們對距離沒想法,連身在何處都不確定,問了旁邊幾個嘟嘟車司機都異口同聲地說旅館距離我們所在地蠻遠的,完全是個花錢消災被當肥羊宰的概念

image.jpeg

多數嘟嘟車上都掛有一張必訪景點的名單、照片與收費,讓遊客可以用手指一指就到達想去的地方。我們的車資談定五美元,另外給了小費一美元,後來旅館的服務人員表示這距離約三美元就夠了,其實我們心裡有底被當凱子削,所以我們沒有跟這位司機包車,算是懲罰他因小失大吧,儘管他可能也是被大環境所逼,身不由己。

image.jpeg

不論如何,我們總算是安全抵達金邊了。沒買到sim卡就沒有網路,我們只好受困旅館發呆看民視新聞台,舒緩一下疲勞辛苦的屁股肉,關心台灣的颱風災情。休息片刻,研究好紙本地圖再出門探險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拉拉貓與他的好朋友

翻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